首页 >IT

新婚之夜老公醉酒竟对我很不客气当晚就累到不行

2019-11-10 00:44:41 | 来源: IT

新婚之夜老公醉酒竟对我很不客气当晚就累到不行

昏暗的酒吧中,觥筹交错,弥散着烟酒的气味,角落之中的女人眼角含着一滴清澈的泪水,在抬头间倏然滑落。

“阿妤,你喝多了!”

见夏妤一杯接着一杯饮酒,势要把自己灌醉,夏心洁柔着嗓音开口并夺下夏妤的酒杯,俨然一副担心自家mm的好姐姐的样子。

但是谁都没看见,就在暗处,1颗小小的药丸从夏心洁的手上掉落到羽觞里。

“姐,你怎么来了?”夏妤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家姐姐,就差嘿嘿傻笑了。

“你看看你,女孩子家的,喝成这样,回家以后看看爸妈会不会教训你!”夏心洁故作凶恶道。

“那……那,我就不回家了呗!”夏妤虽然意识有一些模糊了,回答的却是斩钉截铁,并且毫无所谓。

夏心洁听到夏妤这样的口气,加深了几口呼吸。她就是恨透了夏妤这个模样。

从小,她做什么都不被允许,只能中规中矩,而夏妤呢?完完全全自由自在,每天都能笑得很快乐,没有人束缚,做事全凭开心!明明是同一个父母,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待遇!凭什么夏妤就是万众瞩目的公主,而她活该是个只适合呆在角落的灰姑娘!

夏心洁紧了紧拳头,努力让自己放松并且立刻换上和蔼可亲的笑容:“我就知道!姐姐已帮你订好了房间,房号316!你……”

夏心洁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她的手机铃声打断。

夏心洁拿出手机,看了看,以后向着夏妤打了个招呼便离开酒吧接电话。

再次回来的时候,夏心洁看到吧台上已空的羽觞,眼里一丝狠咧快速划过。她哑忍着激动,故作歉意地朝着夏妤开口:“阿妤,你可以自己去酒店房间休息吗?姐姐突然有事,陪不了你了!你先到房间里去等我吧!316号房!我办完事就过去找你!”

看着夏心洁一脸苦恼又惭愧的表情,夏妤很爽快地就表示自己能行,更是敦促着她快走。

在转身的那一刻,谁都没有看见夏心洁的表情变得是有多么的阴毒,包括夏妤在内。

挥别了自家姐姐,夏妤一个人晃晃悠悠走到了316,门没上锁。她径直走了进去,头疼的很是利害,找着床铺便大大咧咧睡了下去。

睡梦中,夏妤身体越来越热,难受极了,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然后恍恍惚惚中,她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但是,夏妤却看到了一个男人坐在房间的沙发上,紧闭着双眼,面色潮红,额头冒出了冷汗,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模样。她强撑着身体爬起来,靠近那个男人,想要看看他出了什么事。却不料,男人的眼睛就在此时睁开,红色的血丝遍布全部眼睛,像是在哑忍着什么,他捉住夏妤的手,咽了咽口水。随后眯起眼睛,像是忍受不住一般,向着夏妤扑过去。

直到衣服被撕裂的时候,夏妤这才意想到可怕,她想要挣扎,想要谢绝,却发现男人的手触碰到她肌肤的时候有一种能缓解她燥热的冰冷……

史无前例的感觉让夏妤顿时苏醒了过来,她挣扎着躲在角落里面。

“不要,不要过来!呜呜呜……”

黑暗的房间里不断发出女人若有似无的哭泣声,随处散落1地的衣物,床上衣服很明显是被人为损坏的,混合着那若有若无额声音,简直使人浮想联翩。

“求求你!不要这样对我!”

夏妤的眼眶中恍如带着泪珠,悬挂欲泣,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着不宁愿,看似羞红的脸颊却逐步染上不一样的色采。她不断摇晃着脑袋,脸上满是祈求。

然而,这一切在男人看来,却是欲擒故纵的把戏。

“刚刚不是还很热情的吗?哼,现在才来装纯洁?”夜傑澈鄙夷地看着前方闪躲在角落的女人,轻哼一声不屑地开口。而后就要上前去,步步紧逼。

这类女人,他可是见多了!但是,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对他下药!

想到这里,夜傑澈眯起双眼,怒火从心底渐渐腾起。他由远至近看着那个试图缩进墙壁里的女人,眸中的轻视不言而喻,稍稍弯起的嘴角却是带着极强的冷意。

“不……不要!我不知道,呜呜呜……”

夏妤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哭腔与一丝畏惧。

她只记得自己仿佛喝醉了酒,然后姐姐说让她到房间里等她。喝醉的她倒身在床上睡了会,醒来后就发现房间里多出了一个长相极其英俊的男人。而自己更是突然全身发热,酥痒难耐!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!

“既然如此,我就如你所愿,满足你!”

听闻男人的话,止不住的泪水颗颗从她脸颊降落,彰显着主人的不宁愿。

“为何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你是谁?呜呜呜呜……”

这样看上去充满抗拒的话语,仿佛在夏妤嘴里兜了一圈之后出口便成了柔着的诱人声音。夜傑澈听来,更是欲拒还迎!

“不……啊!”情不自禁声音溢出嘴巴,夏妤羞愧地咬紧下唇,只希望自己不要再出声!

看到夏妤这副样子的夜傑澈轻哼了1声,嘲讽地笑渐渐爬上脸庞,她要的,不就是这样吗?还是说,他还没有满足到她?

呵……

男人动作越发粗鲁,而夏妤终究还是忍受不住,松开唇齿,生生的喊了出来。妖艳的花在她唇上珠珠绽放,而身体亦是渐渐迎合起来。

哭泣声、动作声渐渐放大开来。

双眸里最后的一丝清明终究殆尽,只剩下糜乱与放纵,汗珠挥洒,淋漓尽致……

药力已经消弱,夜傑澈看着身下的女人,冷哼出声,果真是有这种为了上位而不知死活的女人!若不是被下了药,他怎样可能允许这样的女人爬上自己的床?真是有够脏的!

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夜傑澈嫌恶地起身离开床上。

“你的目的已经到达了,”夜傑澈背对着夏妤,没有起伏地继续开口:“那末,马上给我滚!”

云里雾里的夏妤听得愈来愈不对劲,直到最后1句,她瞬间精神起来。拖着酸痛无力地身体起来,辩解出声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!”

“呵,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?事情成功了,现在想怎么说都行!”夜傑澈从刚刚的愉悦中走出来,本来满腔的怒意此时也消退了很多,再怎样不济,他也不会对女人动手的。

“喂,你……”

“夜家,是不可能让你们这类女人进门当少奶奶的!”

夜傑澈微微侧过头,打断夏妤即将说出的话,锋利的眼光如野狼一般盯向身后的女人。

有多少女人像她一样费力心思想要进夜家的门,惋惜的是,那些女人都是还没有见着他的面就被丢了出去,今天他倒是忽视了,竟然被这样的一个女人下了药。

房间的温度就好像突然下落了,夏妤一时有些畏惧起来,从脖颈延伸至后背的凉感,她咽了咽口水,本来想开口说的话也吞回了肚子里。

“如果你非得要证据,那么,刚刚产生的一切就很好说明。”夜傑澈回过头,不再看夏妤,他也不等夏妤开口,一边走向浴室一边接着说,“如果你知趣,现在,立刻,马上消失在我眼前将会是你最好的选择!”

夏妤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虽然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明显是她被占了便宜!

“我告知你,我对你们夜家半点兴趣都没有!刚刚产生的一切,我才是受害者!”夏妤冲着夜傑澈的后背,低吼起来,声音带着怒意,“还有,不用你说,我也会离开,由于,我根本就不想再看到你那张脸!”

夜傑澈的脚步一顿,嘲笑起来,又是欲擒故纵的把戏麽?

夏妤轻哼了1声,咬牙忍住疼痛,直直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这个令她窒息又屈辱的房间。

然而,刚下了床,夏妤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被刚刚的激战弄的不成模样,完全就是接近走光!

窘迫中的夏妤情急之下拿起了夜傑澈丢在地上的外衣,披在身上。衣服到她大腿下方,虽然说是有些奇怪,却不至于露出不该露的地方了。

虽然夏妤此时极度不愿意和夜傑澈说话,但是碍于礼貌,她轻咳了两句,压抑住自己的厌恶开口:“衣服,我洗干净以后会还你的!”

直到听到这句话,夜傑澈才再次动起脚步,朝向浴室。斜弯嘴角,果然如此。

“扔了吧,我嫌脏。”

话语里尽是不带隐藏与修饰,赤裸裸的嫌弃。

不待夏妤回答,夜傑澈便率先关上浴室的门,接着里边传来了流水声。

夏妤觉得自己很是委屈,她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这么被人羞辱过。明明,她什么都没做!

夏妤强忍着泪意,红着眼眶仰望天花板,以后,她狠狠打开房门,大步流星离开那个房间。

***

“姐!”

夏妤在酒店电梯外碰到迎面走来的夏心洁,立马一头扑进来人怀中,眼泪终究再也控制不住泛滥开来。

夏心洁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,随即很快收拾好来,趁着夏妤在她怀中隐隐哭泣的时候,状似不经意地将手中的东西塞进包包里。

“阿妤,你怎样了?”夏心洁空出的双手不断轻抚着夏妤的后背,用温和的声音安慰着自己的mm。

“姐,你去哪儿了?我……我……”夏妤抬起头,擦拭着眼泪,想要问清楚为何夏心洁没有出现在那间房中,取而代之的却是给了她噩梦般记忆的男人!

“我?我一直在319等你的啊!倒是我才想问问你,你昨晚去哪里了?不是说喝醉了吗?我在房间里等得都快要退房了你都没出现!”夏心洁一脸责怪的样子,表情极为自然,丝毫不像是说谎的人。

“什么?姐,你说的是319?”夏妤睁大了眼睛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怎样可能,她明明记得姐姐说的是316!

“对啊,当时我还特地强调了好多遍呢!不过那时候,你仿佛已喝了很多的酒。”夏心洁微微皱起眉头,回想起来。

“怎……怎样可能?”夏妤震惊地忘了哭泣,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还悬挂在眼眶边。姐姐不会骗她,这么说来,难道真的是她喝醉了酒将316看成了319进错了房间,还让自己失了身!

所以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?

“阿妤!阿妤!”夏心洁在夏妤眼前晃荡着手,想要让她回过神来,“你到底怎样了?”

“啊?哦,没事,没事,”夏妤咽了咽口水,发现都是自己的错以后,即使委屈,也只好忍着支支吾吾说下去,“我……刚刚……进错了房间,然后在那间房里睡了一觉,现在才起来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!”

夏妤觉得,这次她由于进错房间而失身的事情,即便是亲姐姐,她也不能说!

“这样啊!”夏心洁换上一副了然的口气,停了几秒之后再次说道:“那你刚刚哭甚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,醒来以后只有我自己在房间里,我畏惧!”夏妤快语连珠说完这番话,然后再无意识地开口:“对,我畏惧,畏惧而已!”

“那就好,刚刚姐姐看你那副模样,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!你没事,姐姐就放心了。”

夏心洁释然地笑起来,灯光撒在她的脸上,身上,映着她的脸庞熠熠生辉起来,途经的很多人都往她这里看来。

姐姐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这么美,也难怪薛辙晓对她这么好了。夏妤的心里昏暗下来,眼光亦是渐渐灰色起来。如今,恐怕她连喜欢薛辙晓的资格都没有了吧?

一股苦涩的滋味在夏妤心里蔓延开来,苦笑连连。

***

夜傑澈洗完澡便从浴室走了出来,拿着毛巾一下又一下地擦拭着头发,当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抹红时,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。随即,他不甚在乎地挑了挑眉,看来,刚刚那个女人还真的是如此想进叶家大门。

夜傑澈心中的鄙夷再一次腾升起来。过后,毫无所谓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。

事情过去很多天,一切风平浪静,夏妤的心情也逐步平复了下来,她不断宽慰自己,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,就当作是一场梦,翻篇过去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产生过。

两个星期以后,她终究鼓起勇气打算跟自己暗恋已久的男人告白!就算是最后失败了,她也不会后悔,最少要让自己没有遗憾地努力这么一次!

咖啡厅里。

眼前的男人剑眉星目,棱角分明的脸庞,温润如玉的笑容,此刻正直勾勾地盯着夏妤,轻声问道:“小妤,你约我出来,是什么事情呢?”

“薛辙晓,我喜欢你!”

“叮——”

手机声和夏妤的告白同时响起。

下一秒,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,薛辙晓整个人突然迅速地站起身来,如此之大的反应让他对面的夏妤感到特别疑惑。

只见他脸上的神色甚是意味不明,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微微有些颤抖。

夏妤在心里愁闷,她不过是鼓起勇气向薛辙晓告白了而已,他有必要这么震惊的样子吗?

时间就仿佛是停顿了下来一般。

薛辙晓并没有开口回答,只是不断注视着手机,站起的身子也没有再次坐下,脸色逐渐有些难看起来。

因为害臊而低下头的夏妤终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她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薛辙晓一眼,脸色也变得不似刚刚那般轻松。她站起身来,探过脑袋,试图想看清楚薛辙晓手机上的内容好弄清楚他到底是怎样了!

“喂,薛辙晓你……”

但是,就这么一眼,夏妤的瞳孔瞬间放大,呼吸1窒,发凉的感觉从后背蔓延到脖颈,一句话生生顿在口齿中,再无开口的气力。

那个,那个是……

夏妤本能地就反应抢过薛辙晓拿着的手机,就连碰到了桌上的水杯她也丝毫没有发觉,整门心思都在那部手机上。她不仅是想认真看清楚那些照片,同时也不想让薛辙晓看到它们!

水流迅速顺着桌子渐渐流下去,滑落到夏妤的衣服上,她却没有半点感觉。

只见照片中的男女赤身裸体,身子紧密相连,忘我交织的缠绵着,男子一时背对着镜头,一时露出棱角分明的侧脸,而潮红着脸色的那名女子,不是她夏妤,又是谁!

很明显,拍下照片的人,特地针对的就是她夏妤!那名男子的脸只能看个大概,而夏妤的脸,却是每一张都显示的清清楚楚!

怎样……怎么会这样?

夏妤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,满脸的不可置信,全部身子都微微发抖起来。

“不是说,喜欢我的吗?”

薛辙晓似乎是已从照片中的震惊缓过来,他定了定神,再次坐下来,声音却还是带了不可经闻的颤抖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夏妤睁大眼睛愣愣看着那些图片,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

“这些照片,又是怎样一回事!”薛辙晓喘息厚重,眼神中带着几分受伤又迟疑的色彩。

他是多么的想要拒绝眼前真真切切看到的这些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!”听到薛辙晓这样的口气,夏妤充满了畏惧,回答时微弱蚊声却带了点点的哭腔。她也想知道这是为何啊!这些图片怎么会出现在微博上!

“你只需要告诉我,”薛辙晓略略昂头,闭上眼睛问出心里有些畏惧得到回答的那个问题,“照片上的那个人,是否是你?”

夏妤沉沉低下头,全身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离一样,手机亦是不自然滑脱,重重的落在地上,发出“嘭”的声音。她要怎样回答,在这个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的眼前,她要怎么来回答这样的问题?

薛辙晓看到夏妤这副样子,心下已有了几分肯定,随即,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,看到照片时的失望,一波一波如潮水般汹涌袭来。

夏妤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,迅速抬起头来后又因畏惧面对而低下,悬挂在红色眼眶中的泪水终究再也抑制不住,一滴一滴从脸颊滑落,集聚在下颚,顷刻间滑落满面。

思想在剧烈挣扎着。

终究,夏妤握紧双头,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她也不觉得疼,闭上双眼,她轻轻点了点头。

安静,沉默。空气恍如立刻凝固起来了一样。

薛辙晓也不知道自己该有怎样的反应,他曾以为她是1朵白莲花,如此纯洁,如此吸引人。现在,当真相没有了其它的伪装而赤裸裸地展开在眼前的时候,他突然就觉得有些接受不了。就好像是,一种被长久以来信任之人所背叛了的感觉。

夏妤尝试般地睁开双眼,看到薛辙晓已坐回自己的位置,只是他的脸面全部在阴影中,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。

怎么办?怎么办!她……她要如何向薛辙晓解释才好?

看到这样的场景,夏妤心乱如麻,更是忘了哭泣,此时的她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对,却不知道到底能说些什么。

“辙晓,那是个意外!那个时候,我……”

“呵……”

夏妤急急开口,想要说清楚那天产生的事情。但是,突如其来的声音带着点点嘲讽,率先打断了她接下去要说的话。

泪痕印在脸上。夏妤顿了一下,却是听得不真切,她只当是自己的错觉,便立刻开口想要再说下去。

“辙晓,我……”

“我很失望!”薛辙晓轻启双唇出声阻止了夏妤,抬起头的脸上语重心长,透着点点讨厌与厌弃。

夏妤愣愣地看着薛辙晓,一时间忘了说话。一向温顺的薛辙晓此时此刻的模样、脸上的神情,不要说是见过,她连想都是没有想过!

“辙晓……”夏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是无意识地再次喊出了那个藏在心里念了千万遍的名字。

“甚么都不用说了,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很美好的女人!”薛辙晓平淡无半点起伏的口气,听起来十分不在意,却又像是在哑忍着什么。他看着夏妤,脑海中不断显现出刚刚那些图片中的画面。他还以为她是个纯洁无暇的女人,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在一个男人身下呻吟!是否是,只要在她孤单空虚的时候,不管是谁,都可以?一股满满的失望迅速淹过薛辙晓的心。

喜欢请点个赞,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,添+微信公众号:kanshu69 输入关键字124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。

印度神油湿巾害了我

伟哥怎样服用效果最佳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可以经常吃吗

猜你喜欢